首页 > 纪检青年说

怀念爷爷奶奶

文章来源:龙岩市纪委监委
发布时间:2019-04-05 17:00
字体:    
视力保护色:

  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”亥年春节前夕,我与儿子回老家南江村福兴楼贴春联,来到熟悉的三层一间房门前,我恭恭敬敬的贴上一个角联,不禁感叹“年年岁岁花相似、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这是再熟悉不过的房间——爷爷奶奶生前住一辈子的房间。 

  愈是想念,愈是思念。转眼爷爷已离开我们20余年、奶奶也近5年了,春雨凄凄,凝窗提笔怀念,遂了多年心愿。 

  爷爷奶奶一生清贫、坎坷,但又勤劳、坚毅,上天终会赐福善行人,爷爷奶奶子女争气,晚年还算幸福。他们虽然没留下什么丰厚物质财产,但留下了好的精神品质和潜移默化的家风财富。   

  爷爷是命运多舛的人。早年家境贫寒,十四岁就只身一人,跟姐姐姐夫去印度尼西亚看店做学徒,二十岁左右实在想念老母便回家探亲,后因解放战争难以再行南洋,只好在家成家。但中年因积劳成疾,重度风寒大面积感染得肺病,后半生经受难以想象的身心折磨,以致经常咳血,多次生命垂危。好在苍天赐福这位善良人,九死一生的爷爷,竟然劫后余生,上世纪80年代满叔学校毕业到龙岩工作后,把他接到龙岩二院规范治疗,才彻底治愈。在1998年10月中秋节前,走完他一生,享年75岁。   

  爷爷天生就是一副读书人的模样,哪怕是最艰难的日子,永远保持文人的气质、涵养和精神品质。他额头宽阔、脸型清秀、皮肤晰白、身材清瘦,一双深凹下去眼睛总是炯炯有神。他没上过学堂,但无论是中文还是印尼文都是自己勤奋所学。在印度尼西亚看店做学徒的日子里,他一边看店一边学文化和生意计算,从没差错过,深的姐姐姐夫喜欢;他回老家后,我记忆中老家人要写信给南洋的亲人和华侨,都叫爷爷帮写印尼文信封。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桌上经常摆有书,以及一些古文和读书笔记,他自己还学会“看日子”,经常帮助邻居族人。因此老家人都很尊敬他,认他就是文化人,是个秀才。但或许是世事弄人呀!我也经常想,若他没回老家,留在印度尼西亚经营,凭他好学和聪明,过给日子是没问题,但命运却给他开玩笑,让他这位清瘦的文人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用重体力赚公分的岁月,他怎么吃的消,最后积劳成疾,折磨了他大半生,但爷爷从来没有怨世怨人,在我面前说过这样的话。

  爷爷是至情至孝之人。记得在爷爷房间,墙上总是挂着镶嵌起来的老照片。我还小时,他会跟我介绍:这是他爸爸、这是他妈妈、这是他哥哥姐姐……虽然一些已不在人世,但从他言语中,我对公太婆太等亲人,朦胧有了自然亲切感。爷爷对父母亲是至爱的,就是临终前也将这种感情体现淋漓尽致,他交代他离世若要请道士超度,一定要请他父母亲一起回来,因为他们去世时没做过,若没请,他也不要做了。在我印象中,爷爷下南洋时带回一顶考克帽(老家说“荷南帽”),他很珍爱,只给我们看过几眼,从不准我们拿去玩,他说过这是他百年后要带上走的,但一次邻村人找来,说他孩子身体不好,有先生说只要他孩子带上几次这种帽子,身体就会好,他问遍其他人都没有,听说爷爷有,想借用一下。我想爷爷心情当时肯定复杂的,一方面是如此珍爱,一方面人家又说可以治病救人,仁慈的爷爷最后还是把考克帽借给了他,谁也没想到,这一借竟给他弄坏了,可以想象爷爷当时有多生气,但在珍爱与仁爱之间,爷爷选择了仁爱。 

    爷爷做事历来一就一、二就二,实事求是、明明白白。他若交代子女们买东西,一分钱都会算的清清楚楚,他说你们送归送、代归代,若送的我一分不给,但代买的一分也要算清楚。爷爷这做法,也延续给我父亲的兄弟姐妹,我父亲与我们间的账目,该算清楚的,也是一分都算。

  “大丈夫立志四方,每到一个新地方,就好好地、痛痛快快地欣赏一下,(你)如旭日初升,要快乐心情,千万不要养成多愁善感,人生没有一日乐趣,愿你慎之”“然而只要人平安,回家与否是不大紧的,家中有善良(姑姑名)帮忙也就可以了,你尽管安心在外,待下次有放假才回家吧”……这一封封家书,是爷爷1966年前后先后写给在永定一中读高中父亲的,那时父亲十五六岁,风华正茂,从爷爷的发黄的手信中可看出,父子殷切之情油然纸上。爷爷奶奶是开明人,坚信诗书传家远,即使再穷、自己病重都坚持培养子女读书,可惜父亲、小叔时运不济,遇上“文化大革命”,不然也是“脱谷食米”了。  

  在我记忆中,爷爷会将一些良言警句写在笔记本上、竹椅上。“闲谈莫论人非,静坐当思己过”“良言一句三春暖、恶语伤人六月寒”,这是我最记得爷爷写在靠背竹椅上的警句,在我工作生活和为人处事中受益匪浅,我也作为个人涵养加以修炼。

  

爷爷虽然命中多磨难,但是他也算幸福的,因为他遇上贤内助——我的奶奶。 

  奶奶还小也是苦难的。听她说她是潮州人,还小就被卖到湖坑宫背村,不知亲生父母是谁。好在遇到好人,养父母对她像亲生女儿一样,加之奶奶乖巧,养父母和众兄弟姐妹都很喜欢她,大家都很有感情,弟妹们都尊呼她“阿娇姐”。奶奶是感恩的人,她也把养父母当亲生,把众兄弟姐妹当作一胞而出,从出嫁到老,都与娘家人保持亲情往来,并延续给下一 代。  

  奶奶的不平凡表现在她坚毅的品质。奶奶出生和成长在落后的年代,但他的坚毅品质不同于一般农村妇女那样听天由命。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饥寒交迫,又要抚养培育那么多子女,爷爷身体不好不能干重体力活,在那赚公分、用公分分配物资的年代,她要顶住多少的精神压力和体力压力,但是她用坚毅、顽强的意志扛起了这个家,且让这个家庭走向发展。就是在这么艰苦条件下,她认为“哪怕考不上,干农活也要识字”,坚决要培养孩子读书,以致邻居都笑她“你家都那么没有劳力了,孩子读书有用吗?”,直至父亲、小叔因“文化大革命”,没考上,别人家还嘲笑到“读书可当饭吃吗?”,但她就这样宁愿苦自己,也不愿耽误子女,此见识不是一般妇女可做到的。

  

奶奶对爷爷的爱是真挚的,以前总听邻居老人说“他们感情最好,从没看见吵架”。爷爷身体不好,有时会有脾气,但她适时忍让,从来理解体谅爷爷。爷爷病重卧床时,她从不嫌弃,尽心服侍。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离”,说的就是这样的不离不弃吧。

  奶奶传承了客家妇女的孝道和友善,是个好儿媳,妯娌关系如姐妹。以前奶奶在身体还好时有个习惯,除夕节前会去祭拜婆太,只因她以孝心与婆婆结下了深厚感情。听她说婆太晚年是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,特别是要去世的几年,卧床难以走动,奶奶总是尽心细心的服侍,言语上总是温和耐心,她若干农活,就会交代小叔要准时送饭。所以婆太和奶奶的感情很好,她跟我说过“婆太看她那么好,总是说以后你会有好报的”。自从婆太走了后,奶奶自己或安排后辈,除夕节前会去祭拜婆太,她说“只为纪念婆太”。奶奶跟妯娌关系如姐妹,她跟我说过“她跟她三嫂关系很好,大家经常帮来帮去”,我记的我三婆去世时,奶奶哭的天昏地暗,爷爷担心她有高血压,还叫我把长跪在地的奶奶扶起来坐,奶奶就是不肯。 

  奶奶的不一般,还在于她“不怕鬼”,只因一身正气。奶奶说过,以前干农活辛苦,走的是山路,肩挑的是上百斤农料,去时一路往上,大汗淋漓、步步艰难,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到,为多干活,经常脚踩的是漆黑夜路孤身一人回,有时太晚了,只能住简陋的山寮过夜。听奶奶说,有一次住山寮,半夜时分,突然听到“咚”的一声,但不知是什么声响,奶奶就是要起来探个究竟,趁着月色一看,是个南瓜掉下来,才回去睡安稳觉。我问过奶奶“你不怕吗?”,奶奶说在那种环境也容不得你怕,但只要我们心中无“鬼”,就没什么可怕的,你不起来看个究竟,会一个晚上睡不好安稳觉。奶奶就是这样心中坦荡的人。  

  记她还说过有一次,因在田里干农活太晚了,奶奶肩挑农具走夜路,突然“哐当”一下,农具碰到了什么,原来是经过一个墓地,路边放着一口棺材,农具碰到了棺材上。我问过奶奶“不害怕吗?”,奶奶却说夜路走多了,咱不做亏心事,没什么可怕。若不是没亲自问过,我还真的不相信一个农村妇女有如此的胆略!去年,单位领导也推荐看了《不怕鬼的故事》,愈发体会到在这五光十色的社会,要做到“不怕鬼”,心中是要有满满正气的,难道这不是生活的真谛?

  奶奶是个善良人。她经常有跟我说过“宁愿被人欺,不要欺负人”,做人不能看不起别人,不管别人“会不会”,都要按良心做事,都不能欺负别人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以德报怨的人。在大集体的年代,受一些人的鄙视、轻代和欺负,但她很少向我提起,满叔和我出来工作后,一些曾经霸道、喜欢“欺负人”的老家人找我们办事,她总是跟我们说“能帮人的,尽量帮人”,她以善良品德、以德报怨的宽阔胸襟赢得尊重!  

  奶奶不仅善良,同时对老家人都很友善、明事理。她看到邻里有困难,很能善解人意劝慰人,但又不失道理,能给人以方向、信心和力量,所以奶奶跟大家人缘很好,老家人称赞“月娇阿婆人很好!”包括我满叔和我工作之余,都很喜欢跟她聊天,或说说工作生活中的烦心事。 

  奶奶是在中秋节后一个傍晚安然离去的,临走前她靠在满叔怀里,问还有什么要交待,她好似心满意足地摇摇头,在姑姑一踏进房间的那一刻,儿女到齐了,她就这样安详闭目,走完了她85年的人生。 

  回想爷爷奶奶质朴、勤劳、坚毅、智慧、平凡的一生,写不尽,道不完,想起他们,脑海便浮现出一张张弥足珍贵的老照片,这些老照片啊,每一张都对后辈产生深远的影响,爷爷奶奶虽然离我越来越远,而他们留给后辈们潜移默化的家风精神却越来越近,不惑之年的我,越嚼之体会,越是受益! 

  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”春雨还淅淅沥沥的下着,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,时近清明,行文至此,凭窗远望,仿佛又看见爷爷奶奶的音容笑貌,不禁泪流满面……(江浩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