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一镇一孝廉

一镇一孝廉 | 龙岩新罗石应岳

文章来源: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
发布时间:2019-09-17 17:29
字体:    
视力保护色:

  

  在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,有一条延续千年,饱含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古巷——石埕巷。巷中的“柱国第”大宅便是明朝大臣、大名鼎鼎的户部尚书石应岳的故居。

  龙岩人尊称石应岳为“石爷”,赞颂他为官廉正,直言敢谏;胸怀家国,不计祸福。海瑞以他为知己,黄道周为他立传,他的事迹至今广为流传。

    

 忧国忧民 四疏直谏倡节俭

  初入官场的石应岳就展现出闽西子弟炽热的家国情怀、视天下为己任的担当和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气度。

  万历元年(1573年),万历帝即位,为了举行皇帝、皇后两宫加徽号庆典,诏令提取户部和光禄寺国库银共20万两,以供挥霍。当时石应岳入仕仅2年,任户科给事中,他认为户部和光禄寺库存银两,按旧制只能用于军国,不能内供皇宫,遂上《敦节俭、酌经费疏》,正告万历帝不要挥霍无度。

  

  一巷三尚书

  过了几天,主管宫中衣饰的尚衣监奏买珠宝衣饰,供宫中后妃使用,万历帝诏令户部负责买办。石应岳又逆龙鳞,上《端好尚停取用疏》,力加谏诤。万历帝只好变换名目,不要珠宝要银子,下令户部每一季度多支5万两,即皇宫每年要额外透支国库银20万两,年年如此,永为定规。

  石应岳痛感问题严重,宫廷支出无度,势必加重赋税,致使民穷财尽。因此他“不避斧钺之诛”,再次冒死进谏,上《节取用以苏民困疏》,指出当时国家财政经济的严重局面,奏疏进一步指斥万历帝:“皇上所知者,京库数百万之盈余也,而各处之括室鬻子十室九空者,皇上必不得而知也。”

  

  石埕巷碑牌

  石应岳连上三疏,制止万历帝透支国库银两,使万历帝暴跳如雷。应岳的同僚都为他捏把汗,可石应岳却泰然自若,决以死谏君。

  正当石应岳面临杀身之祸时,天上突然出现彗星,接着又日蚀。这是封建皇帝最忌讳的“不祥”征兆。石应岳趁此机会,再上《慎交修以答天意疏》,疏中再次向万历帝恳切陈词,“天象变异,皆所以警诫主也,如不知警悟,改弦易辙,即势必天怒人怨,惹出大祸。”

  石应岳为了制止皇帝挥霍导致百姓受苦,不惜身家性命,冒死陈辞,不屈不挠,加上天象变异等客观原因,终于迫使万历帝不得不有所收敛,勉强接受了石应岳的劝谏。

  为民请命 总宪京兆传佳话

  之后,石应岳从户部调到太仆寺,任太仆少卿,管理全国的马政工作,品级由七品升为正四品。他赴任后,即上书要求豁免江南积欠的草料三万四千余担,惠及众多百姓。

  后又调任应天府尹,移治京兆(今南京),而名宦海瑞当时为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。两人脾性相似,交往密切,不畏权贵,惩治贪官污吏,老百姓拍手称快。于是,民间一时有赞颂两人之谣——“总宪清似水,京兆白如霜”。

  石应岳的母亲63岁生日,海瑞曾前往祝贺,并写了洋洋洒洒的寿序,盛赞其母美德,寿序全文见《龙岩县志·列女传》。

  

  《龙岩县志》

  辞官返乡 两袖清风留美名

  石应岳生性耿直,光明磊落,难免得罪权贵。于是,他便以母老多病为由,退居故乡龙岩闲居,与家乡父老盛谈稼穑,“奉身甚约,处世甚温”。

  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十月,石应岳在龙岩病逝。虽担任各级各地官职数十年,但因为自身为官廉正,两袖清风,没有积蓄,所以“死后家甚贫”。惟有遗著《石司徒奏议》和《石司徒文集》各卷,刊行于世。

  

  浮雕麒麟

  万历皇帝得到石应岳辞世急报,钦派参议闵梦得赶到龙岩,集龙岩文武官员恩赐祭葬,溢封他为“户部尚书”。石应岳的儿子石维砺(时任琼州通判)、长孙石蕴璞按明朝恤典,赐恩赠户部尚书。为此,龙岩石氏“柱国第”一门三尚书的故事,至今流传。

  

  “钦赐石应岳祭葬坊”,现藏于龙岩博物馆

  清正廉洁 石氏家风世代传

  石应岳出仕为官时,石母林氏说:“儿辈服官,各宜所积,积金耶,积德耶,金者近,德者远。”意思就是说,你们做官应该有所积累,积累钱财或者积累德行,但积累钱财后,德行就会远离你。 

  有一年冬天,石应岳从地方官提任京官。在赴任的路上,沿路各级官员不断设宴招待,并奉送礼物。石母看在眼里,忧在心头。她告诫石应岳,为官最讲究清、慎、勤三字。石应岳顿悟,立马轻车简从,谢绝一切迎送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京城就职。到任后,他为官清廉,从不接受别人的馈赠和贿赂,处理政务勤敏,公文案卷从不积压,爱民如子,甚得民心。正是石母对石应岳的敦敦教导,耳提面命,使他为官数十年,一直不忘初心。

  

  柱国第大门现状

  “石公”之后,石氏的子孙也一直秉承善良为本,助孤解困,讷言敏行,守法安分,清廉为官,清白为民的良好家风,做到石志不渝,家风长存。